公民社會e角落

關於部落格
  • 26134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抵抗新威權民粹主義的推土機20120404中國時報

 日昨,即將就職副總統的吳敦義對一個抗議者說:「已經聽你講完了?可以了嗎?可以了嗎?你也不能妨礙到我啊?」引起輿論譁然。許多人對此深感憤怒。  猶記得此前吳敦義也曾對白海豚說過類似的話(你們可以轉彎,不要妨礙到國光石化嗎?),更有人想起,馬英九宣布提名吳敦義為副總統候選人時說他是悲天憫人。然而,這句話不只是透露吳敦義個人的傲慢,而正是郝市府強拆王家的心聲,或者國家暴力行使的縮影──你們這些抗議者不能妨礙到我!  其實,強拆士林王家事件,徹底掀開了台灣新民主外殼下的統治本質:以財團利益為依歸的新自由主義,加上行政權力專斷的「威權民粹主義」。  都更之目的本在促進都市生活機能,改善都市生活環境,但今天卻成為財團圈地的工具,讓住宅的商品化邏輯壓到了個人生存權。對於現行都更條例之惡,郝龍斌說出「在五%和九五%人數之間,市府必須抉擇照顧多數人權益」,並且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要阻礙整個城市發展,妨礙大家的利益,那我們就要動公權力」,這種以多數人之名而犧牲少數人權益的作為,是一種最惡質的假民粹主義。然後,在現場對於王家住戶和幾百名支持者強制驅離,更展現了執法者的粗暴與威權心態,而郝市長說出了和吳院長異曲同工的話:「請(抗議者)不要為難基層公務員」。  強拆王家事件在過去幾年早以不同形式出現:以開發觀光之名在東海岸強徵原住民土地(如港口部落)或者更早底拆毀三鶯部落、以科學或工業園區之名強徵農民土地或者正在發生的中科四期搶水,以及現在強拆王家,其實捍衛的都是財團利益。而所謂依法行政,不過是個藉口──想要實行對利益集團有利的政策時,就會「依法行政」,但如果是觸犯到財團利益時,政府就會公然違法:之前中科三期被法院撤銷環評結論,環保署依卻拒絕要求中科停工;之前台東美麗灣飯店經法院判決違反環境影響評估法,縣政府卻依然發予建照。  正如新自由主義的展現常常伴隨著暴力,來剷除絆腳石,這些開發與發展也讓我們看到,推土機作為一種國家暴力象徵,越來越不可思議地粗暴:當苗栗縣政府的怪手開進大埔農田時,震驚社會,沒想到政府可以如此土匪;然而,如果那是欺壓弱勢農民,現在卻是在台北市中心摧毀一個家族安身立命的祖厝。  這個新自由主義加上威權民粹主義的歷史基礎,是來自台灣不完全的民主轉型。  伴隨著台灣政治轉型是新自由主義式的市場開放和私有化。同時,民主化也培養了金權政治的土壤,這包括國民黨和財團的重新結盟、對利益政治防範的寬鬆、選舉制度不利於社會正義等等;相對的,在兩千年前做為反對黨的民進黨,由於其本質就是反國民黨聯盟,所以是混雜著部分福利政策與解構黨國資本主義的新自由主義想像,而無能提出真正的另類社會經濟方案。政黨輪替後,反商的強烈焦慮加上政治金援的需求(他們沒有黨產),所以亟欲拉攏資本家。因此不論哪一黨執政,金錢始終主導著台灣民主。而此次大選,諸多資本家為國民黨站台、恐嚇人民,更是赤裸裸地告訴我們誰是國家的統治集團。  另一方面,由於台灣的民主轉型過程是由威權時期的執政黨主導,缺乏對於轉型正義的追求,因此並未清除威權的歷史遺毒,行政權力也依然巨大而傲慢。尤其原本蔣經國就是以民粹主義的姿態行威權主義之實,所以○八年國民黨的重新上台不過一場欺罔的轉身,本質上並未有太多改變。  因此,財團主導的新自由主義和從舊時代轉身而來的新威權民粹主義,成為我們這個時代民主的印記。房地產商主導城市發展的想像、市民生活的景觀,大資本家支配了台灣國土開發,挾持二○一二年的總統選舉。而此刻國家暴力強拆掉的不只是王家,也拆毀台灣的民主。但是人們並不會就此撤退:公民會繼續「妨礙」吳敦義們的傲慢,會繼續擋在郝龍斌們的推土機前,繼續對抗蠻橫的威權主義和財團利益。畢竟,我們不能讓脆弱的民主變成王家般的斷垣殘壁。  (作者為專欄作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