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會e角落

關於部落格
  • 26134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釘子戶基本權 憲法維護20120329

 近年來,隨著都市發展,局部地區建築物老化,都市更新成為熱門議題,尤其以台北市、新北市等人口集中發展的都會區為烈。《都市更新條例》也因此近十年內經歷了九次修正,並於九九年五月十二日公布《都市更新條例》部分條文修正案。修正重點包括:大幅縮短更新流程與時程、提高更新獎勵誘因等,側重於更新事業之推動及程序之簡化。惟依現行法制,都市更新之實施,僅須多數決同意,即得辦理,然對於少數之權益保障,卻欠缺相關之規定。  且《都市更新條例》施行至今,雖經九次修正,然卻未因產權之不同:如獨立產權之透天住宅及分別共有之公寓大廈;或不同之更新方式:重建、整建、維護,而異其更新範圍之劃定標準及同意門檻。對不同意或不需要進行更新之建築物所有權人財產權之保護,實有不周。此外,都市更新進行時所應遵守之正當法律程序原則、相關通知之合法送達、及民眾參與等規定,均多所缺失,故時而引發爭議。  我國憲法第十五條及第二三條,明定人民財產權應予保護,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今台北市士林文林苑都更王家拆除案,市府以「不能讓少數人的堅持犧牲多數人的權益」為由,完全無視於王家土地產權獨立、建築物為自成一格之二樓透天厝,而非牽一髮即動全身之公寓大廈,將王家劃出都更範圍,雖會讓建商利益受損(更何況此非都市更新目的或審酌都更應考量之事項),但不至於影響都更案進行,更不會影響其他同意都更住戶權益。  依《行政程序法》第七條規定:「行政行為,應依下列原則為之:一、採取之方法應有助於目的之達成。二、有多種同樣能達成目的之方法時,應選擇對人民權益損害最少者。三、採取之方法所造成之損害不得與欲達成目的之利益顯失均衡。」台北市政府此舉顯已違反比例原則中之「侵害最小原則」。換言之,已違反憲法第二十三條所要求之「必要性」原則。行政機關僅以《都市更新條例》第三十六條為依據,然忘卻憲法及行政程序法保障人民權益之要求。  美國也有釘子戶,最著名的是西雅圖的梅斯菲爾德老太太,她生於一九二一年,一九六六年搬進了巴拉德西北四十六街的一個兩層樓的小房子。二○○七年,開發商計畫在那個地帶建造商業大樓,徵地拆遷進行順利,但到了老太太這裡,卡住了。老太太在這個設備齊全的房子裡,舒適蝸居了四十餘年,不願搬離。開發商一次又一次地提高賠償金額,最高達到一百萬美金,超過市值好幾倍。老太太不為所動。她說,「我不想搬。我不需要錢。錢並不意味著一切。」老太太沒有訴願、訴訟或陳情,也沒有上首都找總統下跪,更沒有製造燃燒彈或以自焚抗議,只是對開發商說一個很簡單的詞「NO」。  開發商碰到了個無法用錢解決的釘子戶,既無權強拆她的住宅,西雅圖政府也沒有干預,最終修改了施工圖紙,繞著她的老宅建造了凹字形的五層商業大樓。工程項目的最高總監還交代工人,要像對外婆一樣對待老太太。二○○八年六月十五日,八十六歲的老太太離開人世。那一天,那房子依然是她的房子,現在依然矗立在那。  在美國,私有財產是受到憲法第五修正案的保護,他們是這樣實踐的。我們呢?  台北市推動都市更新至今,推動到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都成立了,其間的弊病,學者一再為文建議,無奈主管機關就是不為所動。在青年節前夕,看著學生們徹夜在王家周圍幫忙守護,黃花岡的烈士們應該也會感到欣慰。希望政府及建商懂得尊重每個人的居住權,這樣這個國家及城市,才是值得人民保衛及安身立命的地方。(作者為德國福萊堡大學公法研究所法學博士,現任逢甲大學土地管理學系助理教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