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會e角落

關於部落格
  • 26134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凱撒的面具-守憲不能守到缺乏政治判斷20120329

 馬英九是一個言必稱憲法的總統,但他守憲卻常常守到「食憲不化」的地步,讓他惹了不少麻煩;吳伯雄最近替他傳話給胡錦濤推銷「一國兩區」主張,就是他食憲不化的最新例證。  其實早在二○○五年八月,馬英九在接受《中國時報》訪問時就講過這樣的話:「憲法增修條文第十一條,很明顯定好框架,既非一邊一國,也不是兩個國家,而是『一國兩區』,大陸地區與台灣地區」;○八年九月他接受墨西哥《太陽報》訪問時更進一步強調:「台灣與大陸的憲法都不允許領土上還有另外一個國家,所以我們雙方是一種特殊的關係,但不是國與國關係」;吳伯雄這次替他傳話的內容,與他這兩次接受媒體訪問的說法,幾乎完全一樣。  但馬英九這兩次專訪都曾經引起軒然大波,尤其是《太陽報》的專訪,更讓他被人譏諷是「馬區長」。但事隔不到四年,馬英九卻又舊論重提,而且提的對象又是胡錦濤,可見他對「一國兩區」始終是回也不改其志,守憲也守到即使明知會付出政治代價,卻在所不惜。  國家領導人守憲,當然值得肯定,但馬英九屢次為了「一國兩區」惹出風波,卻顯然證明他在政治判斷上有問題,「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雖是法律語言,但「一國兩區」卻是政治語言,「一中各表」的「一中」已引起那麼多爭議,遑論「一國兩區」的「一國」?  而且瞭解歷史的人都知道,在二十一年前立法院審查《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草案》時,當時的法務部長呂有文即曾提出「一國兩地區」的主張,他的說法是:「一國指一個中華民國,我們不承認兩個中國,也不承認一國兩府,更不承認一國兩制」,「兩地區指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此為目前已經存在之事實,即我政府統治權所及之台灣地區與我政府實際不能管轄之大陸地區」。  但當時立委即曾對「一國兩地區」的說法有所質疑,不但民進黨立委反對以「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作為法案名稱,主張應以《台灣與中國大陸關係法》的名稱立法,連趙少康等人連署提出的草案名稱也是《台灣與中國大陸人民關係法》,可見「一國兩地區」這個名詞自始即有爭議,馬英九當時曾以陸委會副主委身分列席立法院聯席會議,對這段歷史理應知之甚詳。  但讓許多人不解的是:馬英九不但參與了二十一年前的立法過程,這幾年更因「一國兩區」的主張而屢生事端,何以他這次還要自捅馬蜂窩?合理的研判應該是:兩岸目前雖然在九二共識的前提下,互不承認主權但卻互不否認治權,但治權的互不否認祇是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並未法制化,馬英九託吳伯雄傳話胡錦濤,目的就是要讓互不否認治權能夠合法化甚至合憲化,吳伯雄在吳胡會時所說的「根據雙方現行體制和相關規定」,以及胡錦濤所說的「符合兩岸現行規定」,其中所謂的「相關規定」或「現行規定」,就是間接承認兩岸互不否認治權不祇是默契,而是都有「規定」可憑。  換句話說,馬英九本來是想以「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的法律語言,進一步深化並且鞏固兩岸互不否認治權的現實,但在「兩區」之上畫蛇添足加上「一國」這兩個字後,卻讓「一國兩區」變成了政治語言,「一中各表」的「一中」在台灣始終爭議不斷,「一國」比「一中」更具政治性,當然也更具爭議,馬英九為此被人罵到臭頭乃是咎由自取。  但一個未經證實的傳聞是:馬英九祇託吳伯雄傳話「兩個地區」,並非「一國兩區」,但「一國兩區」惹禍後,馬英九卻不能責怪吳伯雄傳錯了話,祇能透過陳冲與總統府發言人以「太過簡化」的說詞反覆澄清,也讓吳伯雄受人之託但是否忠人之事,留下了疑問。  然而,不論這項傳聞是否屬實,馬英九如果再不能從這場風波中得到教訓,不能瞭解兩岸問題不僅是憲法或法律問題,更是政治問題;也不能瞭解守憲但若缺乏政治判斷,乃是國家領導人的致命傷,未來四年可預見他仍會不斷自找麻煩。  (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