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會e角落

關於部落格
  • 26134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民主政治 從不相信政府開始

•【南方朔】  前幾年美國重大弊案不斷,主要的有「聯邦調查局」總部隱匿了許多基層組織對「九一一」將會發生的事前警告情報,美國政府無能使得企業犯罪如恩隆案等接連發生。於是美國出現了所謂的對政府的「信任危機」,媒體上許多人都主張政府要努力恢復人民對政府的信任。  但當代美國主要政治哲學家,哈佛大學教授湯普遜(Dennis F.Thompson)在他的論文集裡卻獨排眾議,他說現代的民主法治就是以「政府不值得信任」為前提而發展起來的。既然「政府不值得信任」,又怎能要求它「重建信任」呢?因此美國弊案連連?要如何去重建防止說謊欺騙和無能的體制?  由於民主法治不是我們社會自己發展出來的,因此在我們的社會,人們都相信「人民有權,政府有能」這一套說詞。但現在的政府日益無能,當政府無能,所謂的人民有權豈不成了空話?但西方則不然,它自十八世紀民主法治發展之初的啟蒙時代,即已形成了「政府不值得信任」的基本認知。十八世紀最主要的啟蒙思想家休姆(David Hume)就已說過:「視政府的每個人為惡棍,這乃是正當的政治公理,雖然這個假設在事實上可能是錯的。」他的意思是,我們並不是真的看不起政府,但卻可以很正當的懷疑政府的邪惡與無能,只有如此,始可督促使其不作惡事及有能。  正是有這樣認知,在美國獨立立憲時,開國元勛那一代,在討論憲政原則時,都把「政府不值得信任」當做前提之一。「獨立宣言」起草人,後來當第三任總統的傑佛遜就明言政府的不可信。他說:「一個選舉專制的政府,不是我們應奮鬥的目標。」因而政府由人民及媒體直接監督是他的主張,他甚至認為人民監督得太過分也比政府專制惡搞好。而立憲最大的功臣,後來當第四任總統的麥迪遜更認為權勢有擴大惡搞的本性,它根本不值得信任,因此有權力分工相互制衡監督以及政府內控機制的設計。這也就是說民主憲政的基本前提就是權力不可信,政府不可信,透過監督內控使它不敢為惡,因而變成可以信任。  但前述湯普遜教授指出,近代以來,行政權獨大,且政府的操弄技巧日益發達,它會透過說謊、造假、隱匿資訊、轉移焦點、收買媒體等方式來任性而為,另外則是政府的外控及內控監督功能日益不彰。政府說謊造假無人揭發,出了問題也唬弄推卸及包庇而過,遂造成弊案不斷。湯普遜教授遂主張強化政府的透明公開,強化政府的內控機制,以及立法鼓勵檢舉揭弊已日益迫切。他指出美國政府都有內控監督,但這種內控監督多半只是聊備一格,淪為機關老闆的走狗。就好像台灣的「人二」理應強化內控,但卻淪為效忠工具一樣。如果內控機制能由熟悉業務的主管擔任,則機構的欺騙及隱匿資訊的弊端必會減少。  而今天的台灣其實已進入新的危機期,我們社會迷信「政府有能」,對政府的胡作非為早就掉以輕心;而且台灣民眾黨派認同大於公共利益認同,凡有任何弊案,統治者一往藍綠對立上扯,問題焦點立刻就被糢糊掉。由於統治者太容易操控卸責,因此我們政府的退化已告加速。最近由美牛風暴擴大到牛豬雞鴨鵝的大混亂,我們看到了政府炮製可疑的民調,在老闆的指示或授意下隱匿禽流感疫情,去年八月做的鵝鴨場瘦肉精檢驗,也暗槓起來到了現在不知為了什麼目的才公佈。那麼他們到底隱匿了多少其他訊息?至於把義美的檢驗報告拿出來炒作,則使人更加疑惑了。難道我們政府都沒有做相關的檢驗嗎?政府不盡責任簡直已到了可怕的程度。  因此,由最近的牛豬雞鴨鵝大濫仗,台灣人民已應澈底的覺悟了。政府是不值得信任的。整個台灣已必須從「政府不值得信任」開始,把政治重來一遍,重建政治的態度及制度,因為只有不相信政府,政府才會被逼迫成有能力啊!(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