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會e角落

關於部落格
  • 26134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二二八受難者 官方認定逾萬人

  65年前的今天…   ▲今天是二二八事件65周年,昨日有民眾駐足二二八紀念館外,在紀念牆前回顧二二八的歷史點滴。(陳信翰攝)  今天是二二八事件六十五周年,雖然近年來朝野社會努力和解,日前卻因前行政院長郝柏村質疑受難人數,再度引發爭議。現任國史館館長呂芳上強調,行政院已提出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並據此確定受難者人數逾萬人;在新史證出現前,報告數據代表官方立場。呂芳上認為,二二八事件相關文獻絕大多數已經公布,社會應全力推動相關研究,以學術研究還給受難者公道。  郝柏村以申請補償的二二八受難者人數不及一千人,質疑官方所謂受難者逾萬人的說法有誤,引發輿論抨擊。呂芳上表示,確實有部分人與郝柏村持相同看法,但以申請補償人數來推論受難人數,必須提出根據,否則難以代表歷史真相。  呂芳上說,行政院提出的二二八研究報告,係以人口學方法來計算受難人數;雖然也是推測數字,但受到學界普遍接受。他表示,除非有新的史料或證據出現,推算出更精確的受難人數,否則研究報告的數據就是政府的官方認定。  對於二二八六十五周年前夕,社會再就受難人數及族群背景引發爭論,呂芳上感嘆,二二八事件仍是一起「有生命的政治事件」,不同立場的詮釋各執一詞,都含有過度濃厚的政治意味,甚至與統獨、本省外省等問題糾葛,讓此事持續發生政治影響力。  呂芳上表示,雖然近年來朝野共同努力化解對立情緒,二二八已不再是衝突焦點,但只要此事未有明確歷史定位,政治爭議依舊存在。他認為,雖然還需要長時間的努力,但相信唯有充分發掘二二八史料,透過不同的學術研究,追求二二八歷史真相,才能讓二二八成為「歷史事件」,不再因政治紛擾而糢糊其意義。  呂芳上認為,二二八直接因素是政府來台引發的政治衝突,在戒嚴時代,此事是政府高壓統治下「刻意遺忘」的事件;但在解嚴後,政府努力全面坦白並進行真相研究,二二八事件已是社會的共同記憶,是決定台灣社會歷史走向的重大事件,政府與民間更應該合作進行研究。  呂芳上也對二二八紀念基金會寄予厚望,認為在朝野及受難者家屬的共同努力下,基金會可以發揮鼓勵學術研究,以及教育社會的功能,可多管齊下地推動口述歷史、檔案徵集、文獻調查,以及提供教育素材等,藉由學術研究還給二二八及受難者真正的歷史公道。 死亡人數成謎 張炎憲:當時政府最該負責 • 2012-02-28 01:09 • 中國時報 • 【陳文信/台北報導】  二二八事件六十五周年,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日前投書媒體,質疑二二八死亡人數逾萬人恐非歷史真相,引發爭議。前國史館長張炎憲表示,二二八的死亡人數雖然沒有確切的統計數字,但學術界早已公認約為一、二萬人;他認為,死亡人數迄今難清查,最該負責的就是當時的政府。  張炎憲出生於一九四七年,即「二二八事件」發生的那一年,他因投入二二八事件與五○年代白色恐怖的口述歷史訪查工作,被譽為二二八事件研究權威。  張炎憲在接受本報專訪時指出,一九九二年的二二八事件調查研究報告顯示,死亡人數約在一萬八千人至二萬八千人之間;且根據事發當時台灣的新生報,以及上海、南京報業派駐在台記者的報導,死亡人數也都在一萬人左右。  他坦言,無論是研究報告,或是當時的媒體報導,當然多少會跟實際情形有出入,但出入應不會大到太離譜;此外,社會學家也以現代的科學方法,分析一九四七年的死亡率,並根據歷年的人口數、出生率和死亡率推算,二二八事件大約造成一、二萬人喪命,「這算是合理的推測,也是學術界公認的數字。」對於郝柏村稱當時非正常死亡及失蹤人數為五百餘人,放寬期限接受撫慰者也只有一千人左右,張炎憲表示,以申請補償的件數來推估當時的受害人數,不僅不科學,反而更顯示掌權者的傲慢與荒謬。他指出,當時是白色恐怖時代,參與二二八等於反叛政府,多數老百姓都害怕,就算家裡有人因此喪命,也多以外出死亡或其他原因辦理死亡登記。  張炎憲說,根據二二八事件當時的統計及賠償,死亡名單中只有五十七位外省人,竟然沒有本省人;直到五十年後,政府才開始受理賠償申請,可是當年受害的本省人,有些是未審先判、直接槍斃,根本沒有留下資料,還有些人沒有後代、父母已故,無人可代為申請,因此不應以申請撫慰的人數推算受害人數。他感嘆,受害人數至今還查不清楚,應該要先問當時的政府為何不調查?也應該先釐清加害者的責任歸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