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會e角落

關於部落格
  • 26134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抑制檢察權得靠他律20120122中國時報

 高雄地檢署爆發嚴重的貪瀆事件,涉案檢察官所貪金額更高達上億,讓人不解的是,涉案者的違法濫權情事,並非今天才發生,卻遲至現在才被舉發,凸顯出檢察權的難以抑制,正是違法濫權的根源。  檢察官身為偵查主體,因此,《刑事訴訟法》即賦予其諸多權力,如可以指揮監督司法警察辦案,並可對被告為拘提、逮捕或向法院聲請羈押。而在公訴權由檢方獨占下,在案件偵查終結後,檢察官不僅有起訴被告與否的權力,甚而在認定被告有罪,且非屬重罪的場合,基於刑事政策的考量,法律亦賦予其裁量權,而可對被告為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而此類處分一旦確定,其效力與確定判決有相同的效力,除非有新事實、新證據,否則即不得再行起訴。就因檢察權如此之大,極易產生恣意與濫權,也難保不會有被告想以不法利益,來換取不起訴或緩起訴的情事發生。  既然檢察權如此之大,為了防止濫權,尤其是為不起訴或緩起訴時,即須有相對應的抑制機制,而在目前法制上,就設計有所謂再議制度,即告訴人若認為檢方為不起訴或緩起訴有違法或不當,則可向其上級檢察官為再議,基於檢察一體來為自律監督,而若上級檢察官仍維持原處分,告訴人則可向法院提起交付審判,以藉由法院來審查檢方的處分是否合法與妥當。所以,藉由這套制度,似乎可以有效的對檢察權產生抑制,實則有盲點,因為並不是每個案件皆有告訴人存在,若無告訴人,這套監督機制即使不上力。  更糟的是,在檢察實務,又自行發展出所謂「偵」字與「他」字案的區別,若被列為「偵」字案,於偵查終結後,檢察官即須依法為起訴、不起訴或緩起訴的處分,若列為「他」字案,則因只是關係人,若檢方查無實據,即會以所謂行政簽結了事。而因再議與交付審判制度僅針對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若非此類處分,即無藉由此種機制以為監督的可能,則關於「偵」字與「他」字案的區分,不僅由檢察官恣意決定,事後更無藉由上級檢察官為審查之可能,致成為貪贓枉法的根源。  如今,檢察官評鑑制度雖已上路,但是否真能發揮功能,卻是個疑問,因依據《法官法》第八十九條第三項,檢察官評鑑委員會,雖由檢察官三人、法官一人、律師三人與社會公正人士四人所組成,但根據《檢察官評鑑委員會組織規程》第三條第三項,這些委員最終的遴選權仍在法務部,仍不能算是真正的他律,是否能有效監督,仍有待時間觀察。又因為此種評鑑機制往往處於被動,且僅能在事件發生後啟動,又須經由監察院彈劾與司法院職務法庭的審理,不僅曠日廢時,即便涉案檢察官最終遭懲戒,其之前所為的任何起訴或處分,恐亦無法因此改變。  權力不能沒有制衡與監督,且這種監督絕不能只源於自律,因此,除了屬於內部的檢察官評鑑機制外,如何急速建立一個獨立與客觀的他律機制,更是當務之急,則如英國在二○○○年,所成立獨立的皇家檢察官監督機構,或是像日本,成立由公民隨機抽選出而組成的檢察審查會,針對檢察官不起訴或緩起訴的個案為審查,都是可以學習與參考的對象。(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