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會e角落

關於部落格
  • 26134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益惡化的風土 反天才的社會20111213

 多年前,當讀到英國作家布強(James Buchan)所寫的《天才雲集的愛丁堡》時,感觸至深。 十八世紀的愛丁堡只不過是個人口百萬,骯髒落後的城鎮,但不到幾十年,這個城市澈底改頭換面,這個城市天才雲集,成了近代啟蒙運動發動機;它自己改善了德性與行為,建立起思辯和知識的傳統,也樹立了現代經驗主義的心靈模式和法治政府,啟蒙運動和工業革命全都由此開始。 今天我們所知道的許多偉大名字,如亞當斯密,如大哲學家休姆(David Hume)全在這裡。這些天才們創造了現代。後來的歷史家遂說愛丁堡是大英帝國冠冕上最閃亮的那顆珍珠。  愛丁堡的天才們,常使我想到天才們和風土的關係。十八世紀的英格蘭人銳意求新求變,創造認同,他們把認同推往最大化的方向,以世界人自居,他們遂關切人類的普遍問題。 如果換了一種風土,這些天才們就難免會你攻我防,大家打成了一團。如果他們打成一團,後來怎麼可能成為創造時代的天才們,頂多成了一堆打成一團的狗熊們。天才們是要有風土條件的。  由愛丁堡的天才們,我就想到天才們的風土條件。當風土條件良好,天才們可各盡所長,合唱出促使時代進步的進行曲。如風土壞了,天才們抱著扭打成一團,內耗之不遐,大家才情的發揮必然有限。風土是會斲喪天才的。  而談到這裡,我就難免對此刻的台灣風土覺得感傷。台灣這個地方,無論在每個領域,其實從不缺乏奇才異能的個別人才,也有許多努力治學的書生,但為什麼這些人就是譜不出時代進步的進行曲呢?反而是整個社會都把活力變成了喧鬧。人們的各分氣類,相互攻訐抹黑已告氾濫。 清代台灣,人群盛行分類械鬥,現在比起以前已不再那麼暴力,但分類謾罵,分類造謠中傷的本質卻變得很少。在這種風土下,台灣縱使有天才,也會被內耗成狗熊。台灣是個反天才們的社會!  而講到社會的內耗,就不得不提到在台灣獨樹一幟的名嘴文化。名嘴有它獨特的問題意識與思考方式。它不會正面宏觀探討問題,因為這樣的談問題就沒有觀眾。 於是凡事負面思考,鑽縫隙、翻舊帳、搞鬥爭、猜動機遂成了常態。而這種名嘴文化又反饋政黨及政治人物,於是政黨的好戰之士當道,政治人物也負面人格盡現。就以這次大選為例,選到今天,可以說已是有史以來最負面的一次選舉,造謠中傷,陰謀算計,人格謀殺,已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 名嘴文化的那種黑暗鄙吝世界已成了真實世界。這次大選其實一點都不大,它已降級到了縣市議員級。正因為這次選舉應大而不大,選民對這次選舉才會缺乏熱情。根據《新新聞》調查,一定會去投票的只有六九.七%,它無法使人們有熱情,乃是對三組候選人的重大警訊。  政治領導人級的選舉,應當有它的格局與高度,靠著這種格局和高度,讓平凡眾生對人生有希望,也讓天才們感到他們的聰明才智可以發揮。一個負面選舉太多的社會,它只會造成自我的卑瑣化,連帶的也使得整個社會卑瑣化與內耗化。 最近《天下》雜誌刊登了一篇金像獎影帝李察.德瑞福斯所寫的《看政論節目成不了好公民》,他在文中指出,名嘴的政論節目是一種粗魯反智的論政方式,它傷害到思辯、推理、有禮的基本道理。將名嘴文化那種世界活生生搬到現實政治中上演,是不會產生好政治,它只會摧毀掉整個社會的團結基礎。  由愛丁堡的天才雲集,由這些天才們沒有淪落為狗熊們,也想到台灣日益惡化的風土。這種風土已需扭轉,第一步請從負面競選術開始。在大選投票只剩一個月的此刻,三組人馬請嚴飭自己和所屬,停止攻訐算計,要堂堂正正的走大路,勿搞偏鋒。不怎麼正派的選舉已經夠了。我們不希望將來有人寫一本書,書名是《台灣的狗熊們》!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