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會e角落

關於部落格
  • 26134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學童的午餐‧校長的「營養」?

新北市爆發校長集體向營養午餐業者收賄弊案,估計捲入弊案的學校恐破百所,涉案的校長人數寫下駭人聽聞的紀錄。這項紀錄令杏壇蒙羞,曾幾何時,教育者已不再以經師、人師自我要求,反而淪喪為買辦層級,出賣學童的健康,作踐教育界的尊嚴。 根據目前媒體披露的集體舞弊情節,令人瞠目結舌:五名團膳業者包辦新北市一百多所國中、小的營養午餐標案,神通不可不謂廣大,人脈之密、身段之軟,也令人大開眼界。為了確保得標,業者必須以「全洗」方式行賄,意即由校長、老師、家長會及評鑑小組的專家委員一併「收買」,非得上下打點齊全,才能大小通吃、通殺! 校方占盡業者便宜,老師皆享「白吃的午餐」,要求業者自行由「油水」中攢出,甚至有些校長的手機費用也由業者埋單。行賄鈔票就一綑一綑地直接擺在校長桌上,好個「有酒食,先生饌」! 當教育者自甘墮落變成營養午餐的「批發商」,家長怎能不質疑,到底全國還有多少這樣的收錢校長?被業者「全洗」的學校,送進我們孩子嘴裡的午餐,其「營養」又是如何地被七折八扣? 去年與今年初,監察院兩度因營養午餐對教育部祭出糾正案。一是,去年監察院認為教育部率爾推動免費營養午餐政策,造成地方極大困擾;二是,今年一月,監察委員認為,教育部督導各縣市辦理學校午餐,卻屢傳食物中毒,難辭其咎。但是,監察院的糾正舉措,並未讓營養午餐的食品安全與採購弊端中止;揭開的弊案鍋蓋,內容已是不堪聞問。新北市五月發生小學餐桶長蛆的驚駭事件,檢調主動分案調查,乃有日前大規模搜索行動,校長集體收賄醜事於是曝光;但幾乎同時,行政院消保會抽檢營養午餐食材,校方送入孩子口中的,竟是含有動物用藥的加工肉品以及農藥殘留的蔬菜,估計影響擴及全國兩百卅三所學校,十多萬名學生。 至此,社會才驚覺:原來學校辦理的「營養」午餐,連最基本的衛生與安全都談不上;該有的營養與品質顯已在惡質的招標文化與集體賄賂中,化成為人師表的油水。 痛定思痛,近日專司「禁止」的教育部祭出老招,發文各縣市要求「六不」,以解決營養午餐弊端,包括:學校不得收取廠商回扣、不可要求廠商免費供餐給老師、不可要求廠商支應學校活動或設施經費、不得未依規定辦理招標及評選、不得接受廠商招待。原來,學校的「花樣」就有這樣多! 但「六不」看來只是對治大人的貪婪,而非協助下一代吃得好、吃得健康。營養午餐的真正病根在於,將「學生的飲食權利」不當地以政府採購法招標出去,當「食材」變成「商品」地將本求利,又缺乏有效的監督機制,學校就輕易讓渡了為學童飲食把關的權力。 監察院報告早已指出:營養午餐的成本,每人每份低到僅新台幣卅二至卅五元;在極低的利潤空間之下,業者將本求利,若非以便宜菜色充數,甚至違法使用斃死豬肉及劣質米,要不就是擴大行賄,包下更多的學校餐食,才能以經濟規模壓低成本。這正是營養午餐「不營養」的最大禍首。 面對營養午餐的多年弊病,政府該有以更大的創意和魄力來解決問題。試想:全國中、小學開辦午餐每日供應人數達一百五十萬人次,學校已是全國最大的集體食堂,更是極大的農產品採購者。就在多數台灣小農為了產銷調節而苦惱、由產地到餐桌追求最短「食物里程」以及「社區支持型農業」已成為世界潮流之際,教育部與農委會何不攜手突破採購法的限制,讓農作產地與教育單位「契作」,使有品質的台灣農產品進入校園,餵養我們下一代?民間組織「上下游市集」早已主張:「營養午餐不只是商品,更應是教育的一環。」讓孩子從學校餐桌認識台灣農業,這也許比小格局的「六不」有夢想力得多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