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會e角落

關於部落格
  • 26134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國的拼爹時代與富人出走

 上海朋友和我講起中國教育體系的腐敗,特權或金錢成為進入那些好學校的黃金鑰匙。我不可置信地聽著這個社會制度是如此從根部腐爛。  難怪人們如此痛恨富二代與官二代。此刻的中國是所謂「拼爹時代」,並且有所謂的「四大名爹」。去年十月,河北某公安分局副局長李剛之子酒駕造成一死一傷,他被攔下時態度囂張地說,「有本事你們告去,我爸是李剛!」李剛成為全中國羨慕的爹。  六月,自稱「中國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年僅二十歲的美女郭美美在網路上炫耀奢華生活,引起網友痛罵,並更質疑紅十字會的公信力。後來發現郭美美的乾爹正是中國紅十字會副會長王軍,所以如此囂張炫富。不久後,富商盧俊卿年僅二十四歲的之女盧星宇,身兼中非希望工程執行主席兼秘書長、全球華商未來領袖俱樂部秘書長,又引爭議 。  最新的「名爹」是李雙江。他是中國著名軍旅歌唱家,官拜少將。九月初他十五歲的兒子無照駕駛BMW與他人起交通糾紛,事後竟毆打對方,並高聲說「誰敢打110」。  四大名爹現象,及人們對這個現象強烈情緒,說明了中國是充滿特權與腐敗的社會,不論是工作、教育或醫療,有錢有權者不僅享受一切好處,並且他們毫不在乎地公然炫富/炫父。而民眾普遍相信,任何一個小官都享有鉅額財富。  對中間階層但沒有名爹的人,他們想盡辦法加入這個遊戲,來讓他們的生活、他們的小孩,努力往上晉升。(這位上海朋友說,一般高中生可以去菁英高中當正式旁聽生,但是要交十六萬人民幣。)  底層的人沒有玩這個遊戲的資格,只能憤怒與怨恨。尤其,因為他們不知道,或者不能(例如不能合法上街遊行)把憤怒朝向對體制的批判,所以只能能對那些官二代、富二代個人激憤。知名學者于建嶸說,你如果在中國不小心跟人吵架,只要罵他說你這個富二代或官二代,旁邊一定馬上有人過來幫你,而他一定走不出去。于建嶸的研究指出,近年在中國的暴力群體性事件有許多是屬於「社會洩憤」性質,亦即騷動者並非事件直接受害者,但充滿嚴重仇恨情緒。  這種仇富情緒甚至影響死刑判決。今年中國最著名的死刑案件是藥家鑫。去年他駕車撞到人,發現該受害者在記自己的車牌號,於是拿出刀子殺害受害者,並駕車逃跑。這當然引發眾怒。但在後來討論中,不斷有人說他是富二代,因此更是千夫所指。今年六月七日,藥被執行死刑。但越來越多媒體發現,藥的家境遠算不上富二代,一位自以為是正義之士、攻擊藥家是富二代的教授,後來也承認他的種種攻擊並沒有根據。不少人開始對藥家鑫之死難過。無論藥案本身是否該判死刑,仇富的情緒無疑在藥案判決中扮演關鍵角色。所以腐敗的中國似乎也並非富人的樂園。  招商銀行和貝恩顧問的《二○一一年中國私人財富報告》說,將近六○%的富人已經完成投資移民或有投資移民考慮;在資產超過一億的企業家中,有二七%已經移民,還有四七%考慮移民,所以是有七四%的億萬富豪已投資移民或有投資移民考慮。中國知名財經評論家吳曉波說,中國經濟還處在一個高速發展的時期,但居然出現中產階級這樣一個龐大的移民浪潮,這是人類歷史上從來沒發生過的事情。  富人為什麼要走?原因之一當然是因為想要讓子女獲得比較好教育,或讓自己比較好的生活環境;原因之二是許多商人或政府官員非法獲得資金,所以須盡快離開中國;原因之三便是擔心未來的社會混亂影響他們的財產。  這是當下中國可悲的惡性循環:因社會充滿腐敗、特權與不平等,所以一般民眾仇富、仇官;這種情緒讓有權勢的人擔心社會不穩定,所以紛紛想移民;因為上層的人想走,所以中下層的人對上層的人更不滿。  於是,窮人在抱怨與抗議(華爾街日報報導,去年中國有十八萬起騷動),富人急著出走。如果不進行根本的體制改革,誰還對國家有信心?(作者為專欄作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