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會e角落

關於部落格
  • 25947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祖先已死,就讓他們永遠死去20130618中國時報

 南方朔觀點-祖先已死,就讓他們永遠死去20130618中國時報
  • 【本報訊】
 前幾年,牛津大學名譽博士福達多(Peter Furtado)編著了一本《國家的歷史:認同的打造》,書中的美國那一章是由美國史專家維琴尼亞大學的傑佛遜講座歐努夫(Peter Onuf)所寫。
 歐努夫教授指出,美國開國元勛那一代,從建國起就非常明理的洞察到,不能以過去的事當成這個新國家的認同基礎,因此美國的開國元勛那一代,遂以國家的進步和人民的幸福當做認同的標準,美國的這種國家認同,可以用一九一六年汽車大王福特的那句名言作為指標,他說:「所謂歷史,不過是一堆廢話:我們活於現在,唯一有意義的歷史乃是我們現在正在寫的歷史!」
 因此,歐努夫教授說道,美國開國以來,即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國家精神,它不重視已死的祖先們所留下的歷史包袱,只重視現在的人替後代所寫的歷史。這種國家精神遂養成了美國向前看的文化及政治習慣,這也是美國不會向後看、得以一直向前行的關鍵。在國家的進步上,美國是個沒有祖先的國度,美國不願被已經死去的人牽著鼻子走下去!
 而中國人則是和美國完全相反的國家。中國人歷史久遠,已死的人遠遠多過現在存活的人。他們雖然已死了千百年,但卻音容宛在的支配著現在。早期的台灣人類學大師、中研院院士許烺光先生曾用英文寫了一本《在祖先的陰影下》,他在該書裡指出,中國人有一種獨特的「祖先崇拜症」,它合理化了中國人的保守心態,個人的不長進、社會的不進步,都可以在「祖先崇拜症」裡找到基因的源頭。今天的台灣雖然號稱民主,但專制的帝王政治遺緒仍然頑強的存在著,這都是「祖先崇拜症」所賜。
 因此,每個人當然不能選擇他的祖先,但卻絕對不許可讓已經死了好久的人去決定我們的未來,企圖用祖先之名來剝奪現在人的選擇,那已是「祖先崇拜症」升級到了「祖先暴政」!當搞政治的人意圖用「祖先牌」來合理化他的懦弱無能,相信他的祖先也一定在地下覺得羞愧萬分。
 無論個人或群體,當然都各有祖先,但已死的祖先和現在人的追求幸福,乃是完全無關的兩回事,絕對不容混為一談。祖先已死,後人替他們立個牌位,建個祠堂,以示祖先血統的傳承,對祖先的地位做到這樣的程度,就已是祖先角色的極限,至於後代的人,則有權追求後代人自己的幸福、他們自己的認同。而一個有能力的政治人物,就應該在最大範圍內,為後代人的自由選擇提供更多機會;政治人物應該效忠的是現在和未來,而不能只是效忠那些早已死了好久的祖先。只會打祖先牌的政客,所暴露出來的只不過是對現在和未來的無能塞責而已,對這種「祖先崇拜症」的患者,他們其實已經雖生猶死,自己已成祖先!
 最近,《時報出版》公司將出版一本李光耀言論集,李光耀是我最敬仰的跨世紀領袖人物。他以超乎常人的能力和毅力,將蕞爾小國新加坡治理成了亞太的模範國;而更傑出的,乃是他深體以華人作為認同的基礎,已不符現代新加坡這個多種族多文化國家的需要,因此新加坡遂一步步重塑它的國家新認同,以國家的進步傑出當成新的認同目標,而不是以華人認同作為認同目標,甚至連華人的華語也可以放棄,改成以英語作為官方語言。以國家的現在和未來當作認同及努力的目標,而不以祖先和歷史為認同的目標,新加坡重塑認同的過程,和當年的美國相同。一個國家本來就應以現在和未來人民的福祉為它的目標,不容許被已死的祖先繼續控制,用死人控制活人及後代子孫的幸福,那已是祖先暴政和祖先的罪惡了!
 因此,台灣統治者大打「祖先牌」,實在令人慨歎。這真是沒有出息到了極致。因此文末我還是要重申福特當年的那句話:「所謂歷史,不過是一堆廢話:我們活於現在,唯一有意義的歷史乃是我們現在正在寫的歷史!」祖先已死,就讓他們永遠死了吧!(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