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會e角落

關於部落格
  • 260277

    累積人氣

  • 55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社論教授報錯帳叫貪汙 林益世撈錢卻不算?

社論教授報錯帳叫貪汙 林益世撈錢卻不算?20130503中國時報
  • 【本報訊】
 台北地方法院林益世案判決出爐,各界一致認為判決過輕,而且對於合議庭的法律見解,特別是認定林益世強勢介入政府投資之企業喬事,並索取金錢的行為不是職務上行為,表示質疑。司法公信力因此案而受重創,甚為顯然。但是連日輿情反應之中,在野黨對於本案司法表現的批評,不脫辦綠不辦藍的藍綠政治窠臼,卻令我們不敢苟同。這樣的反應完全無助於法治的進步,其中道理,很值得釐清。
 本案是高層執政黨籍的政治人物收受賄賂,對於執政黨清廉執政的號召打擊甚大,毋庸贅言;法院的判決不合人心,也已普受批評,但是因此即要指責司法是基於藍綠顏色決定審判態度,未免過於簡化失衡。為此有所指責的政治人物,恐怕是將自己凡事皆從非藍即綠、一切都是阿藍或阿綠的陰謀出發思考的模式,加諸欲指責的對象之故。但是凡事扯入政黨政治,對於瞭解問題的癥結,從而解決問題,只會形成不必要的障礙,把社會帶入不能正常解決問題,徒然陷入政治泥淖日深、難以自拔的困境而已。
 按本案法院的判決,並非判決無罪,而是判決有罪,對使用於流氓及黑幫老大的恐嚇罪名制裁林益世,並不能使林益世或執政黨免除罵名,七年四個月徒刑,大概也已使得林益世的政治生命從此了結,難以翻身。雖然判決過輕,說理過於匠氣,也與社會的法意識差距過遠,但是無論如何都說不上是藍綠考慮作祟。本案屬於法務部體系的檢察部門起訴的條文極重,但完全獨立的法院判得過輕。認真說起來,本案原是執政黨嚴格肅貪的刑事政策在法院中,因為碰上了司法獨立的法官而受挫。將判決過輕歸咎於執政黨的影響,恐怕說不通。當年執政黨真能控制司法的時代,都是檢方怎麼起訴,法院就怎麼判,不去說檢方的起訴代表執政者的刑事政策,卻說法院判決是有利於執政黨的考量在內,那是信口開河。法院真要幫助執政者,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速判重判林益世,配合執政黨不分藍綠、強力肅貪的訴求,哪裡是如今日的判決,將檢方從重量刑的訴求打個大折扣而授人以柄呢?
 其實本案合議庭裡的法官,識者莫不了解,言其政治傾向,要說是藍營支持者,恐怕有使人笑掉大牙者。但是法官的政治傾向不重要,判決書才是重要,藍營難道該指責故意輕判是綠色法官的陰謀嗎?那同樣將是一種絕不值得鼓勵的無稽之談!
 其實林案判決過輕,是因為法官過於自信,也過於陷入概念法學的形式邏輯以致於忽視社會常態反應,毋寧較為可能接近司法實情。本案合議庭成員之中,不乏篤信而且踐行司法獨立信念的法官,要說是會受到政治勢力或自身政治意識左右而在法律見解上有所妥協,也是無的放矢的說法。
 今日司法主要不能令社會信賴服氣之處,其實已經過了司法獨立受到懷疑的階段,而是判決見解沒有一致的標準,高度缺乏可預測性的緣故。檢察部門的肅貪政策,不但是極其嚴格,已在林益世案完全展現六親不認的態度,在其他的場合有時反而失之過於嚴酷。像是檢方辦理公立學校教授違法報公帳的案件,不肯區別報帳的款項使用於研究器材者應是報帳不實,將公款納入私人口袋者才是真正的貪汙,一概以從事政府採購的公務員視之,一概以貪汙罪追究其刑責,其實就是過於嚴酷。結果到了法院卻形成有的法官同意、有的法官不同意的現象,自然就會因為莫衷一是而影響法院信用。若與本案相較,竟然是將公款用於研究而未納入私人口袋的研究人員叫做貪汙,而強行索賄的林益世不算是貪汙,又怎麼會令人服氣呢?
 檢方的肅貪雷厲風行,法院當然不必照單全收,合理的可以接受,不合理的則不予接受。但法院是一體的,審判獨立不是說判決可以各吹各調而不具備最起碼的司法可預測性。否則崇尚獨立的法官,往往就是破壞司法信用的淵藪,豈不令人扼腕?我們絕不是指望司法院動用行政力量統一司法見解,而是希望法官能有最起碼的社會常識,不能過於自我、主觀,以致出現如林益世案中不食煙火的司法姿態,陷入政治立場偏頗的指責,自貽伊戚。
 我們相信檢方也不會對林益世案的地院判決感到服氣,盼望上級審法院能有機會重新釐清法理,還給社會一個有說服力的判決以及判決理由!
評-大貪官判成小癟三
  • 2013-05-03 01:48
  • 中國時報
  • 【本報訊】
 台北地院輕判林益世案引發的社會效應,正在發酵中,不僅法界抨擊,網友更是罵翻天。特偵組已決定提起上訴,未來二審要如何回應還是未知數,但這將攸關人民能否重建近乎破產的司法公信力。
 林益世案一審判決出爐後,特偵組第一時間就直指判決「違背國民情感」,果不其然,罵聲四起,輿情沸騰,民怨如排山倒海般洶湧來襲。人們疑惑的是,像林益世這樣曾貴為政院幕僚長的大貪官,在法官眼中竟成了只是恐嚇勒索保護費的小癟三!
 根據報載,合議庭的三位法官曾為此案有一番激辯,不過,那終究是茶壺裡的風暴,社會看到的審判結果是貪官被縱放,而林益世有無「實質影響力」這種婦孺皆知的常識,竟然可以成為爭論的焦點。
 合議庭極力替林益世撇清檢方的指控,不勝枚舉,連中鋼、中聯配合行事,判決都能硬拗是跟林的立委職務無關。無怪乎在野黨立委要譏諷判決書寫得像「被告律師的辯護狀」,同樣被認定為具有「實質影響力」的阿扁總統,要痛批「法院果然是國民黨開的」。
 現在特偵組決定就林益世案全部上訴,但願像一審那樣搞到三個和尚挑水不但沒水喝,還打破水缸的荒唐事,不要在二審時發生,否則下回民怨如洪水,那將會釀成一場台灣司法的土石流。
我見我思-復興紅包文化
  • 2013-05-03 01:48
  • 中國時報
  • 【吳典蓉】
 台北地院不採取實質影響力說,林益世貪汙罪名無法成立,立委段宜康嘲諷,「立委沒有實質影響力,這真是立院最大的危機,立委未來如何招搖過市、白吃白喝?」我倒覺得這是立委最大的轉機,有心效法的立委、民代,只要將「林益世守則」做個小小微調,保證下半輩子吃香喝辣、受用無窮。
 二十年前的立法院,紅包文化大為流行,一位老黨鞭堪稱經典,拿錢辦事,請託行情公道,送者安心、拿者用心,老黨鞭在紅包界風評頗佳;去年林益世案爆發後,舉世譁然,連立委同行也義憤填膺,倒不是認為不該收錢,而是林益世一開口就六千萬,不符身價,壞了紅包界的行規。
 令人意外的是,這個離譜的價碼,卻得到法官的認可,林益世擔任立委時收地勇公司六千三百萬,雖有三千三百萬是因涉及恐嚇,遭法官沒收,另外三千萬,則只是幫忙地勇公司喬合約,既不涉公權力,純粹是選民服務,不算貪汙犯罪所得,形同是林益世的合法收入。
 你能不說這一本判決文有劃時代意義嗎?過去民代收錢,還要拿著政治獻金的名目遮遮掩掩,現在卻只要宣稱是選民服務、喬個事情,就可以公然收錢,而且收費是天價三千萬,立委收錢的門禁從此大開。
 這當然違反國民感情,當立委發現自己可以靠「喬事」合法賺錢時,以後一些苦哈哈的小民陳情,還會有人理嗎?當立委辦公室成了喬事中心,許多立委可能真的寧可專注那些不屬立委職責、但可以大賺其錢的副業。法官認定立委不具實質影響力,他們卻可以因此實質賺錢,這個判決對立委難道不是大大的福音嗎?
 法官判案如果完全隨著國民感情波動,有時確實是個災難;但另一種情況是,當法官活在象牙塔裡,對政治權力運作一無所知時,那絕對是個更大的災難。法官認為,在扁家的龍潭案中,之所以適用實質權力說,主因是總統對行政院長、財政部長有任命權;相對的,林益世所喬之事,不屬立委或是行政院祕書長職權,因此不算貪汙。
 法官不了解的是,以林益世在立院時的大黨鞭身分,可說是權傾一時,即使對行政部門還不能說是握有生殺大權,但是絕對可以讓行政部門生不如死;立委表面上只有廣泛的監督權,但「廣泛」兩個字真的是株連甚廣,試想,被年齡足以作兒子的立委動輒叫到立委辦公室痛罵,哪個官員敢不低頭!這就是實質影響力,也就是韋伯所說的權力,「讓某乙做出某甲所希望的行為」,有權有勢的立委絕對擁有這樣的權力。
 正因為法官對權力運作毫不了解,林益世案差點就判不下去,最後勉強找到《刑法》「假藉職務上權利恐嚇得利罪」,否則林益世案喧騰一時,最後還可能只有不明財產罪一條罪名;精明的立委們一定學到了,下次學黑道大哥玩一點陰的,不要公開恐嚇,保證讓象牙塔內的法官連罪名都找不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